關於部落格
  • 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基隆市長張通榮上訴反坐牢 高院公布3大來由全文

社會中間/綜合報導

詎其二人因見張通榮之前開舉措,強勢要求不得以妨害公務之刑事案件將廖美秀移送,竟基於公事員縱放職務上依法拘系之人之犯意聯絡,由廖祥銓基於公事員縱放職務上依法拘系之人之間接故意,復由基於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之人脫逃居心之林煌盛,解開廖美秀之手銬與腳鐐,將廖美秀釋放,並任由廖美秀分開安樂分駐所,使之離開公權利監視,而配合縱放職務上依法拘系之廖美秀,嗣後亦未依法偵辦廖美秀所涉上開犯行。

2、林煌盛、廖祥銓均知悉司法警察官、司法差人應將拘系到場之現行犯解送查察署,並沒有自行釋放之權利。 從而,檢察官認為原審對被告張通榮諭知緩刑宣佈為不妥而上訴部門,應有來由。被告張通榮既仍否定犯法,依前揭辯解,其對波折公事罪係刑事處罰之罪知之甚詳,對所涉相幹法條之犯罪組成要件亦已知悉,仍執詞辯白,顯非誤認法律組成要件而至,無從認為其經此偵察、審訊法式,即能知所警戒,信無再犯之虞,而認為其宣佈刑有暫不履行為當之情形,自應立刻施以相當之刑罰,以謀收小心矯治及社會防衛之效。

本院是以認為:被告張通榮顯缺少為本身行為負責之觀念,似認為對轄內所屬司法差人施壓,波折員警行使職務,使特定人得以避免遭司法追訴或強迫處罰之嚴重侵害國家行政、司法公信行為,不外為其對有特定親誼關係人士所施小惠;無視其係單方藉勢強制員警對特定人士屈就,警員苦吞委屈,履行職務之士氣遭到嚴重沖擊,甚且抛卻小我追訴及求償權之餘,猶需為避免惹禍上身,作證點綴甯靖,無謂花消大量司法資本。

2、被告張通榮部門:(主刑刑度與原審同為有期徒刑一年八月,但撤消原審諭知緩刑部分) 1.原審對於否定犯行之下層警察廖祥銓並未給予緩刑宣佈,反而對原審認為犯法行為可責性較高之被告張通榮給予緩刑宣佈,似有失衡之情,又犯後立場實為是不是有再犯之虞之重要參考,被告張通榮既否定犯行,反飾詞圖卸,何故認為其具有確實悔改之意,是不是經本案原判決刑之宣佈,即無再犯之虞,實有疑問,是原審就此節之論述���有未盡,容有瑕庛。原判決關於被告張通榮部門,既有上揭可議的地方,自屬無可保持,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3.審酌被告張通榮身為基隆市長,竟未秉公任事,反接管議員之不妥請託,恃其職權層級,施壓基層警察依其小我旨意抛卻行使國家公權利,致特定人得以脫免於司法追訴,無異使其經公民、國度付與之行政權益,淪為其小我私相授受、操弄勢力之工具,嚴重違反社會對公義之期待,戕害國家行政、司法公信,應予高度駁诘,犯後否定犯行,飾詞圖卸,未見確切悔意,更顯示其觀念誤差,應予科罰之改正,兼衡其曾有波折投票而遭判處罪刑之前案記載,此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暨考量其本案犯罪因觀念誤差,念頭、目標均係為對特訂婚誼人士施惠,因不耐警員當場貳言而強行施壓,及其自陳之學、經歷、家庭生涯狀態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一年八月。被告張通榮猶稱「出發點是善意」、「維持優越的警民關係」云云,顯示其觀念嚴重毛病,未見確切悔意,所稱「檢討」、「悔怨痛心」云云,不過圖邀減輕刑責或緩刑之空言。

2.被告張通榮於上訴後雖稱「我很悔怨,我也向市民報歉過,我個人拍桌的行為我已檢討」,「我之前說你就移送法辦,你們試試看,不要在基隆,我市長就針對你,馬上調你走是說氣話,我有檢討,我很後悔痛心」等語,然除以上揭辯辭卸責外,仍稱「我沒有要他們要放人或是教唆,我是看到狀態發脾性,我說的是氣話」、「我不知道此行為有這麼嚴重」、「我起點是善意,我只是要維持傑出的警民關係」等語,顯示被告張通榮雖經原審訊決詳予論述其行為違法之處,並指駁其行為已超越分際,辯辭若何不成採信,審酌其曆久擔任民意代表,對偶發之事,在酒後失慮,尚以為在作選民辦事,並不是在圖謀個人犯警之好處等情事,上訴後仍於本院固持己見,扭曲事實,堅稱並無犯意及組成要件行為而圖脫罪。

貳、事實摘要(與原審認定之根本事實相同) 1、廖美秀於民國101年9月14日18時50分許駕駛小客車至基隆市「來來自助餐」店采辦便當時,違規臨停佔據機車優先道。廖美秀之女以德律風聯系友人請民意代表前去分駐所關心。被基隆市警員局安泰分駐所副所長陳耀威、警員王亭鈞取消,廖美秀謝絕警方之盤查,基於波折公務之犯意,衝出駕駛座車門,先以腳推擠陳耀威,繼以其右手揮擊王亭鈞面部左邊,王亭鈞則以手銬將廖美秀雙手反銬在背後加以逮捕,帶回安泰分駐所。其友人隨即聯系基隆市議員沈oo前往關心,沈oo至安泰分駐所後,聯絡基隆市長張通榮前來。廖美秀所涉波折公務案件由其時備勤警察廖祥銓接辦,同日 19 時 50 分許,安泰分駐所所長林煌盛返回分駐所。21 時 42 分許,張通榮抵達安泰分駐所,經林煌盛示知廖美秀波折公務案産生經由後,明知廖美秀係妨害公事之現行犯,不得加以釋放,竟仍執意要求警察不要以妨害公事案件進行偵辦,基於波折公務及鉗制林煌盛及在場承辦該案之廖祥銓縱放彼等職務上依法拘系之廖美秀之犯意,以威脅將不從之員警調職、拍桌揭示其身為處所首長對此反映之不滿、暗示將另轉向安泰分駐所所屬上級高階警官施壓此事等方式,對林煌盛及廖祥銓施以勒迫,而妨害林煌盛及廖祥銓執行偵察並移送廖美秀之職務,並以此體例指使並脅迫林煌盛及廖祥銓產生縱放職務上依法拘系之人之決意。

張通榮指使犯公事員縱放人犯法,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廖美秀犯波折公事執行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廖祥銓上訴駁回;緩刑參年,並應向公庫付出新臺幣陸萬元。

壹、主 文 原判決關於廖美秀、張通榮部份均撤銷。

另為期被告廖祥銓能確實知所小心,並設立建設准確執法觀念,爰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之劃定,命被告廖祥銓應向公庫支付新台幣6萬元。

肆、上訴駁回來由:(被告廖祥銓部份,主刑刑度與原審不異,但諭知附前提之緩刑) 被告廖祥銓前不曾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佈,且實係無意偶爾因備勤代為製作被告廖美秀警詢筆錄而接觸本案,畏於主座之權勢而觸犯重典,自陳因本案於一審宣判後遭到停職迄今,經濟墮入窘境,實已承受相當壓力及晦氣益,經原審訊決後終知事證實確,於本院審理中已坦承犯罪,本院衡酌再三後,認被告廖祥銓於原審否定犯行,甚且飾詞圖卸,隱瞞真相、誤導查證,行為固甚為可指,然其經此次科刑教訓後,當知警戒,是原審以其否認犯行,難認無再犯之虞之事由已然不存,信無再犯之虞,因認其所受宣告之刑,以暫不履行為恰當,爰併予宣佈緩刑3年,以啟自新。

新聞相關影音

對於為何上訴沒有輕判反而必需坐牢,高檔法院也公布三大理由,其全文以下:

參、撤消改判來由: 1、被告廖美秀部門:(較原審刑度減輕有期徒刑一月) 審酌被告廖美秀於本案之前,曾有酒醉駕車遭判處拘役之前案紀錄,素行欠安,疏忽國度公權利之行使,任意推擠進而毆打依法履行職務之警察,依上揭勘驗後果顯示其於案發當日行為脫序,且於經釋放時猶無確切道歉之意,犯後一度否認犯行,並濫行指摘法律警員欺侮其人格,於原審庭訊時態度欠安,顯示缺少尊敬公權力之觀念,應予譴責,兼衡其嗣於本院審理時終知事證實確而坦承犯行,又衡以其情感疾患,致其情感之控制欠安,及其自陳之學經歷及家庭、經濟狀態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蒲月,併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伍、合議庭成員:審判長蘇素娥、陪席法官梁耀鑌、受命法官王偉光。

陸、本案被告廖美秀部分不得上訴,被告張通榮及廖祥銓部分得上訴。

基隆市長張通榮關說女子酒駕案件,衍生辱警風浪;但儘管張通榮在被判刑確定後提起上訴,沒想到高等法院不但沒有輕判,反而在今(13)日改判撤消緩刑,讓張通榮面臨坐牢命運。


來自: https://tw.news.yahoo.com/基隆市長張通榮上訴反坐牢-高院公布3大理由全文-043417251.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